为不好的遭遇找一个解释——从宫本辉《锦绣》谈到鲁迅《阿Q正传

为不好的遭遇找一个解释——从宫本辉《锦绣》谈到鲁迅《阿Q正传

书中没有黄金屋,书中没有颜如玉,书中只有一条幽径,通向未知的、神祕的、趣味藏无尽的世界。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,只知道开卷有趣,十分有趣啊。

朋友某,凡有不如意,叹惜一声之后,辄喊「命运啊!」凡事归之于命,怨念只短暂停留在当下的憾恨,不致长留疙瘩在心里,日子好过多了。我很羡慕他。

佛家讲缘。得到,得不到;保有,失去,都是一种缘。时也,命也,运也。如此观想,说来容易,做到不易。这和算命是不一样的。有人大小事都以命相师指示为依归,这样活着有什幺意思呢?人有运命,得失自有轨迹,尽人事,听天命,所谓豁达,就是如此。

近日重读宫本辉《锦绣》。这次心力焦点,不在男女主角的恩恩怨怨,婚姻爱情的纷纷扰扰,而是女主角星岛亚纪与她的儿子。

某日凌晨,星岛亚纪忽闻噩耗,他的丈夫与一酒店女子自杀殉情。用现代网路乡民爱用的被动语态,他是被殉情的,女方先杀害熟睡的他再自尽,他却意外被救活了。他是受害者,但为何与一女子同床,且遭殉情?她不问,他不说,后来她才知道,两人认识已久,她认定「原以为只是男女之间的逢场作戏,其实竟是一桩强烈的不容他人介入的秘密爱情」,因此事件,两人离异,结束两年三个月的婚姻生活。这年夫二十七岁,妻二十五岁。

在父亲游说之下,星岛亚纪嫁给历史学者胜沼壮一郎,因此她的姓名变成胜沼亚纪。胜沼先生,人是好人但不是她所爱的人,婚姻并非爱情而结合,婚后「不抱任何爱意」,而胜沼也有一段长期的婚外情,育有孩子。

男女主角分开十年后意外重逢,亚纪看见前夫「完全改变的颜容与目光」,迷惘不已,几经考虑遂写信连络,小说便在两人不合常理的,每封篇幅惊人之大且完全是短篇小说写法的信件来往中开展。他们一来一往,谈起烟尘旧事,也交代了当初殉情案原委。她在信中谈到与现任丈夫所生的男孩,目前八岁大,生来脑性麻痺,下半身行走不便,且是迟缓儿,智能发展比同龄晚两三年,她因此怪罪前夫,若非做出荒唐事,不离婚,不再嫁,就不会生出这样的儿子,每想到这事,对前夫的憎怨便逐级加深。

亚纪带着儿子做复健,年复一年,直到稍有进步,对前夫的不满怨意渐淡。在通信中,两人交换想法,分享经验,亚纪想通了,一切无非是「业」,这业便是「不管我和谁结婚,我的业就是会被其他女人抢了丈夫。」而儿子这个样子,是他的业,是他爸爸的业,更是她这位母亲的业。她信中对前夫说,「曾经有一段时期我怀着恨意,认为都是你的不对。」现在领悟到,根本不是别人的错,是业,是命运。于是决定安心的陪伴儿子成长,培育他,让他学习,拥有接近正常人的能力,能够赚钱,独立生活。

《锦绣》不是悟道的小说,不是哲学思辨的作品。亚纪在书信往返中了解事件前因后果,并倾诉心中郁结之后,慢慢理清一些观点,把几年来所产生的想法逐渐条理化。某些观点可能不怎幺正确或深思不足,就像亚纪决意与第二任丈夫离婚,让他与秘密家庭团聚,而此后她不再结婚。这样的决定固然是为了一心照顾儿子,也与「不管我和谁结婚,我的业就是会被其他女人抢了丈夫」这想法有关。但对她而言,却因而摆脱情绪低荡,迈向新的生命阶段。

为不好的遭遇找到一个解释——或与命运有关,或归于别人的错,或想出其他理由,那幺纵然不能从时乖命蹇中脱困,纵然不能转挫为胜,纵然这些理由其实不太确实,至少让自己心里好受得多。

话说到此,阿Q的灵魂浮上来,问:「是在说我吗?」

该怎幺说呢?阿Q以其「精神胜利法」为广大读者所嘲弄。其人可鄙可笑,形象是负面的。没错,精神胜利法有碍个人成长进步,不利于社会发展,然而如果我们让精神胜利法与阿Q个人脱钩,或者把其中消极、逃避、自我感觉良好的那一面消除,精神胜利法不失为让自己好过的方法之一。说白一点,一个人可以当富豪,谁不想当?何必以幻想自我满足?可以像李小龙一样把对方击倒,何必以「儿子打老子」自我解嘲?正因为现实困顿,才在精神里求胜利。再退一步,就什幺都没有了。

转个想法,人生会更好。这是老话,好像励志语录常出现的话,但是透过小说阅读,体会到这种八股说辞,似乎感觉较有力量而踏实。这是小说的魅力吧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|日常生活健康|生活热点关注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网投代理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永利279999